本站中文网址:上海信息港.cn 上海信息港(www.Shanghaicn.com客服热线:021-34121912 QQ:191646616 点击可以在线给我们留言,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回复您
您所在的位置:上海信息港 > 信息资讯 > 上海新闻 > 浏览正文

 

“葫芦娃之父”胡进庆:片中每个动作我都认认真真考虑


 

2019-5-14 14:36:38

 2019年5月13日,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导演、“葫芦娃”之父胡进庆于上海第六人民医院逝世,享年83岁。胡进庆曾参与制作动画片《葫芦兄弟》《渔童》《金色的海螺》《人参娃娃》《鹬蚌相争》等,曾获文化部优秀影片奖、“金鸡奖”、柏林国际电影节最佳短片“银熊奖”等,是创建和发展中国剪纸动画的杰出艺术家之一。

  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60年华诞纪念活动期间,官方曾播放了对老艺术家胡进庆的采访,讲解了多部影片的创作故事。视频中,他提到:“《葫芦兄弟》能够这样成功我没想到过。我是想能够拍出来,不要给剪纸片坍台,里面每个动作我都认认真真考虑。”

  葫芦娃早已成为一代人的记忆,那句台词“妖精,快放了我爷爷!”让很多人记忆犹新。让人伤感的是,现实生活中创造了七个葫芦娃的“爸爸”胡进庆却不会再回来了。此时再次回忆《葫芦兄弟》的“诞生”,更让人感慨万千。

《葫芦兄弟》的诞生·造型篇

文/傅广超

  距离1987年1月《葫芦兄弟》摄制完成已经过去了30多年。

  30多年里,这部只有13集的剪纸动画系列片和片中的角色一直活跃在电视荧屏上和网络文化中,观众群从70后、80后、90后一直渗透到00后。可以说,葫芦娃在中国动画界的人气一点都不比孙悟空低。

  《葫芦兄弟》是中国第一部剪纸动画系列片,由它开始,剪纸片开始担当长篇叙事的任务,而不再只是风格多样、短小精悍的艺术小品;它融合了手绘动画和剪纸动画的优势,创造了别具一格的视听语言;它原创了一个节奏明快、妙趣横生的故事;它塑造了一群性格各异、呼之欲出的动画角色。

  所以有人说《葫芦兄弟》是中国第一部非个人英雄主义的热血动画,而葫芦娃们是中国动画中第一个组团打怪的“兄弟联盟”。

  所以直到今天还有大量网友乐此不疲地为《葫芦兄弟》值得玩味的剧情做着各种“神解读”,还有大批的粉丝挥洒着才情对片中的形象进行“再创作”,还有人在坚持为这个30多年前的品牌用心打磨衍生品……

  这一切都是胡进庆始料未及的,因为《葫芦兄弟》的创意最早来源于一次迫不得已的“偷工减料”。

  【一】

  1984年的一天,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剪纸片导演胡进庆被厂领导们请到办公室商讨系列剪纸片的拍摄事宜。

  上世纪80年代,国外的动画系列片像潮水般涌入中国千家万户的电视荧屏。这些五彩缤纷的译制动画片大大地充实了中国少年儿童的精神世界,也引起了中国动画工作者的焦虑——生产中国自己的动画系列片已经迫在眉睫。一向以生产艺术短片为主要任务的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也必须面对这个全新的挑战。

  在此之前,已经有“阿凡提”“小兔淘淘”等几个题材的影片在以多集片的形式进行拍摄,但多是个别导演自发自觉的创作。上海美影厂的领导们认为,只有将系列片的拍摄任务落实为厂里的生产计划,才能够保质保量地进行系列片的生产。

  摆在胡进庆面前的,是杨玉良根据民间故事改编的文学剧本梗概《十兄弟》。

  胡进庆一边翻着剧本一边皱起了眉头,他看到的故事情节是这样的:从坟墓中蹦出了十个天生异相、天赋异禀的兄弟,他们拥有千里眼、顺风耳、无穷神力、铜头铁骨、长腿、大足、大嘴、大眼等“特异功能”。兄弟们为了救民于水火,同地主、官员乃至皇帝展开了斗争……

▲程十发为洪汛涛编写的《十兄弟》小说绘制的插图

  放下剧本后,胡进庆无奈地直言:“这个本子我拍不了。”

  要理解胡进庆的“苦衷”,先要知道当年剪纸片的制作成本。1989年1月1日开始,广播电影电视部开始调整各类影片收购价格,其中剪纸片每本(一本为10分钟)由5.1万元调整为7.5万元。也就是说,在拍摄《葫芦兄弟》期间(1986-1987年间),剪纸片一帧画面的成本才三块多。在上海美影厂的三大片种(动画片、木偶片、剪纸片)中,剪纸片的制作预算是最少的(这也是剪纸片的制作方式决定的)。而《七兄弟》剧本中不仅主角形象各异,还涉及贫民、地主、官员衙役、帝王将相、才女宫娥等大量角色,场景也从农家、庄园、官府一直跨越到了皇宫……这样的体量完全不是这点成本能够玩得转的,更何况厂里规定的制作周期只有一年半到两年!

▲青年时期的胡进庆

  但厂领导们的态度也很坚决,动画片组的《邋遢大王奇遇记》,木偶片组的《姜子牙》(后来定名为《擒魔传》)都在筹备中了,剪纸片组也必须上一部系列片。

  胡进庆想了想,给出了自己的意见:拍系列片可以,但剧本要改。具体怎么改,需要一点时间去考虑。

  就这样,胡进庆带着这个老大难的问题苦苦思索了很久。剧本怎么改才能够既节省成本又让戏出彩呢?角色的数量和形象是首先要攻克的难题。这时候,胡进庆脑海中灵光一闪,将十兄弟改成七兄弟,让七个兄弟都长一个样子,并且都是小孩儿,让他们在不产生特殊形变的前提下施展各种神通岂不很好?

▲程十发为洪汛涛编写的《十兄弟》小说绘制的插图

  可这样的七个孪生兄弟从哪里出生呢?还从坟头里蹦出来总归是太瘆人了。胡进庆翻来覆去地联想,思绪飘着飘着就附着在了“葫芦”上。“葫芦”谐音“福禄”,在中国象征着吉祥、神秘,神话传说中的各路神仙都把葫芦当作法宝,俗语中也爱说“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那么,就让七兄弟从葫芦里降生吧——“一根藤上七朵花,七个葫芦七个娃”的创意就这样诞生了。

  主角的设定一明确,其他的问题自然迎刃而解:将反派改成蛇蝎二妖,将故事中的场景全部挪到深山石洞之中。这样一来,既有全新的创意、清晰的主线,又能够在有限的预算和周期内完成拍摄,两全其美!

▲《葫芦兄弟》剧照

  半个月后,胡进庆带着自己的创意和对剧本的构思来找厂领导,厂里的艺委会也专门就这个创意能否立项的问题进行了讨论。但结果让胡进庆很沮丧——艺委会成员们认为这个创意仅仅是一个整体构思,还没有一个完整、扎实的剧本,不具备立项的条件。他们希望胡进庆仍旧以原先的《十兄弟》剧本为基础,尽快进行剪纸系列片的筹备。而深知这个任务很难完成的胡进庆也毫不让步,他坚决表示,如果不能按他的方案进行筹备,那就只能请艺委会“另请高明”。

  就在双方僵持不下,“葫芦兄弟”的创意眼看要付诸流水的时候,刚刚上任的新厂长严定宪和创作办公室主任蒋友毅力排众议,对胡进庆的创意表示了肯定。在自己的任期内实现三个片种的系列片生产,也是严定宪早已坚定的信念。而作为老同学,严定宪很了解胡进庆的创作特点和能力,动画设计和导演出身的他也很清楚按原先的剧本是很难进行剪纸片拍摄的。

▲胡进庆(左一)与老同学严定宪(左二)、阿达(右一)

  严定宪认为,胡进庆之前创作《鹬蚌相争》时也是在没有完整剧本的情况下直接起草画面分镜的,最后片子也很成功,这次也可以采取这种创作方式。经过争取,厂里终于同意胡进庆先行起草每一集的画面分镜,然后交由创作办公室审核,再到后来详细的文字剧本和对白剧本由姚忠礼与胡进庆合作完成。

▲水墨拉毛剪纸片《鹬蚌相争》(1983年)导演:胡进庆

  剧本的内容要先通过画面分镜来呈现了,那么葫芦娃的造型设计也就需要赶快进行。

  【二】

  在吴云初的记忆中,他接到“葫芦娃”造型设计任务的时间是在1985年的前半年。那时由胡进庆执导的剪纸片《草人》顺利进入了中期拍摄阶段,吴云初在摄制组中担任动作设计。此时,导演胡进庆得以腾出手来筹备系列片《七兄弟》(当时片名还未改为《葫芦兄弟》)的前期工作。

▲剪纸片《草人》(1985年)导演:胡进庆

  一天,胡进庆向吴云初说起了自己对新片的构想和对造型的要求,他邀请吴云初来担任新片的造型设计。此时,“脱胎换骨”的《七兄弟》还没有完整的剧本,更没有成立摄制组。

  听过“葫芦娃”的创意后,吴云初眼前一亮,十多年的合作搭档也使他和胡进庆建立起了足够的默契。于是,跃跃欲试的他欣然接受了“葫芦娃”的设计任务。接着,胡进庆绘声绘色地谈起了自己的对剧本、角色的构思,尤其在造型设计上,胡进庆强调了两个字——“耐看”。也就是说既要节省成本,不能太繁琐,还要突出剪纸造型的装饰趣味。吴云初听着也倍感兴奋,可制作成本和周期始终是悬在他们头上的一把刀。

  不过,事在人为,总得先动手。

  “先画起来吧!”胡进庆对吴云初说。

  “葫芦娃”究竟应该长啥样?胡进庆心里还没有具体的构思,吴云初只能先一点点尝试。既然是葫芦里生出来的,应该比较“接地气”。圆中带方的脸蛋和浓眉大眼透着一股“虎劲”,头上的双髻也是小英雄们的标配,衣领、鞋子上的葫芦形图案和葫芦叶做的裙子则可以表明他的属性——这就是吴云初设计的第一稿葫芦娃造型。从这款造型中可以得知,此时胡进庆还没有提出“七色娃”的设想。

▲葫芦娃造型彩稿第一稿吴云初手稿

  很显然,他们两人对第一稿并不太满意,交换过意见后,吴云初拿出了几个不同的方案。这几款造型的共同点在于使葫芦娃变得更加精神、俊朗,头发束成了单髻,发梢微微后翘,皮肤更显白皙,用色更加素雅,削弱了葫芦元素,形体轮廓和比例基本上确定了下来。这两稿造型始终在强调剪纸元素。

  搞造型设计并不是个一步到位的活儿,没有一段时间的反复琢磨是出不来好作品的。可他们做前期工作的时间却并没有那么充裕,《草人》摄制结束后很快就会成立新的摄制组,而胡进庆必须尽快画出前几集的画面分镜交由创作办公室审核。虽然这次的造型修改稿效果好了不少,但很显然一时半会儿是拿不出定稿的,胡进庆决定先按照对角色的设想起草分镜头,然后再与吴云初磋商定稿。

  胡进庆最早是动画设计出身,动画片《骄傲的将军》和《过猴山》中都能看到他绘制的精彩镜头。调入剪纸片组后,他带头利用手绘动画的理论和技法完善了剪纸片的动作设计,扎实的动画基础和过人的表演天赋是他的两件制胜法宝。除此之外,在造型设计上他也是一把好手。《猪八戒吃瓜》后,几乎每一部万古蟾导演的作品都由胡进庆来设计造型,从《猴龟分树》《济公斗蟋蟀》《渔童》《人参娃娃》一直到《金色的海螺》,他的造型手法越来越纯熟。到了“文革”后期,他又率先尝试“柔性”剪纸手法,直到开拓出了水墨拉毛的独特工艺。然而,这次设计“葫芦娃”需要他舍弃很多以往的经验。

▲剪纸片《渔童》(1959年)导演:万古蟾造型设计:胡进庆

▲剪纸片《金色的海螺》(1963年)导演:万古蟾钱运达造型设计:胡进庆

  据胡进庆回忆,由于葫芦娃在系列片的第3集中才出现,所以他并没有按顺序绘制分镜头,而是率先绘制了第3集《大力进山》(后改名为《误入泥潭》)的画面分镜,而葫芦娃则在第9号镜头中正式登场。胡进庆在吴云初建立的造型基础上,融合了渔童、人参娃娃的特点,并强调葫芦娃的“野味儿”,寥寥数笔就使得角色形神毕现。此时的葫芦娃已经具备了定稿的基础:三个半头身、大眼、夸张后翘的发梢、菱形的葫芦冠饰、敞胸的葫芦背心、葫芦叶做的项圈和衣裙、赤脚。

▲《葫芦兄弟》分镜头台本中首次出场的“葫芦娃”胡进庆手稿

  分镜头中的形象是洗练概括的,看着很带劲,可要落实成规整的剪纸造型还得花心思。吴云初发现分镜草图中的葫芦娃并未强调剪纸风格,角色动作更偏向于手绘动画。但他还记着胡进庆对造型最初的要求,于是在新的一款设计稿中,他沿用了分镜头中的发型和冠饰,但仍然在服饰上加入了剪刻的效果,采用色线勾勒造型。

  但是在分镜头创作中,随着剧情的推进,胡进庆设计的角色动作越来越灵活多变,转面越来越频繁、丰富,越来越接近手绘动画的张力。可是如果继续按照这个思路创作下去,人物造型的剪纸特色就必定要做一些舍弃。

  以往的剪纸片多是强调艺术趣味的短片,在角色设计上注重结合剪纸、皮影以及各种绘画的造型语言,非常具有装饰美感和笔墨趣味。相应的,剪纸片中的角色多以侧面或八分面示人,主要通过操作关节纸偶来进行表演,很少进行纵深运动,动作设计别具一格,场景设计也刻意营造出平面装饰化的效果。一种制作形式上的局限经过不同制片环节的相互补充后发挥到极致,就变成了剪纸片的优势。

▲剪纸片《猪八戒吃瓜》导演:万古蟾造型设计:詹同渲

  20多年前胡进庆就曾协助万古蟾创制了中国第一部剪纸片《猪八戒吃瓜》,对于剪纸片的特性和优势他了然于胸。但他也很清楚,这样的表现方法在艺术短片中是适用的,可是现在要做的是一部13集的系列片,故事和表演是第一位的。如果还沿用从前的经验,剧情的展开必然会受到限制,动作更会显得单调,缺少纵深感的场景也很容易造成审美疲劳。繁琐的装饰化造型能否适用于长篇叙事的影片且不论,即便可以用,因此而产生的高昂成本和巨大工作量也是摄制组无法承受的。当初改剧本不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吗?

  吴云初对胡进庆的想法深感认同,于是欣然同意改变设计思路,决定在胡进庆草图的基础上完善造型定稿。他们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让影片的造型向单线平涂的赛璐璐风格靠拢,在服装和纹饰上保留必要的装饰元素,并且在上色时强调一些绘画感(这些优势是赛璐璐动画所不具备的)。恰好这个时候厂里有了复印机,用黑线勾勒的纸偶造型就可以批量印证,而人物的动作除了通过操作关节纸偶实现,也可以通过逐张的剪纸动画来表现。这样一番“混搭”后,工作量大大减少,成本也会降低,造型既“耐看”又不会喧宾夺主,更有利于观众把注意力放在在角色表演和剧情上。

  也正是这个时候,胡进庆确定了“七彩葫芦娃”的创意,决定用“红橙黄绿青蓝紫”来区分葫芦七兄弟,也坚持具有“野味”的服饰设定。吴云初也很快开始着手定稿的设计。在处理头饰时,吴云初觉得菱形有点多余,也不利于转面,最初将葫芦娃的整个头部处理成葫芦形状,后来修改为葫芦形的冠饰。至此,葫芦娃的造型基本确定下来:缩小眉毛,突出大眼睛,让四肢显得短而有力,通过深色的皮肤让“野味”增色;轮廓用单线勾勒,施色时适当作过渡和高光处理,葫芦叶茎和叶脉用白色提亮。胡进庆的分镜头台本也在第4集以后采用了最终定型的葫芦形象。

  需要注意的是,为了让大力红娃的颜色显得更加鲜亮,吴云初在最终设定时并没有使用大红,而是改用了洋红色。在其他角色的设计上,吴云初也放弃了自己原先较为写实的设定,主动向胡进庆的风格靠拢,将较为装饰化的处理用在了老爷爷、蛇精和蝎子精的服饰上。

  在拍摄过程中,吴云初放下了自己非常喜爱的动作设计工作,把全部精力扑在造型设计上,在完成所有造型的转面图、色指定、解剖图后,要和负责制作纸偶的绘制组密切合作,同时还要为一些特殊镜头中的动作设计稿担任修型工作。

  曾有美影厂的同事这样评价胡进庆和吴云初这对搭档:胡进庆才思敏捷、激情洋溢,而吴云初总能尽心竭力地把胡进庆的一个个想法实现,并且在此基础上做“加法”。

  后来,吴云初这样总结《葫芦兄弟》的造型设计工作:首先保证了角色形象的视觉美感,保留了剪纸片造型的工艺性;其次主动结合赛璐璐动画造型的特点,充分照顾到纸偶制作的便捷性和动作设计的自由度。吴云初也坦言,他们创作中始终着意于“民族风格”——具有新的时代气息,既区别于以往的剪纸片形象,也绝不向风靡的美日造型靠拢。

  1985年11月9日,上海美影厂向文化部电影局上报1986年度影片生产计划,其中就包括片长八本(一本为十分钟)的《七兄弟》(后改名为《葫芦兄弟》)。1985年年底,《葫芦兄弟》摄制组成立。在胡进庆完成《葫芦兄弟》前几集的画面分镜后,《葫芦兄弟》开始进入AB双组拍摄阶段。也就是说,《葫芦兄弟》的分镜头设计、造型设计和拍摄是以“梯队式”的方式进行的。

  记住是最好的怀缅,向中国美影人致敬!

(编辑:上海信息港新闻中心) 打印】【关闭】【顶部
+ 相关信息咨讯
·“葫芦娃之父”胡进庆:片中每个动作我都认认真真
·本月24号,上海第三座来福士将正式亮相虹口北外滩
·上海今晨发生10多起交通事故 徐浦大桥拥堵超过10
·入境又能买买买!浦东机场1号航站楼进境免税店全
·营商环境排名出炉 上海凭什么拿第一
·7月1日起上海的酒店不主动提供牙刷、梳子等6种一
·降价!沪成品油价明起下调,一箱油约省3块!
·银行拒开保险箱 单身女士离世一年多无法落葬
·普陀四村:最后80户居民即将告别拎马桶时代
·拥有180家老字号企业 上海是老字号发展第一阵地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为“上海信息港”的所有作品,包括文字与图片,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2. 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本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此类稿件并不代表本网观点,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
3.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等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作品在本网发表之日起30日内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版权所有 ©2000-2018 Version 3.0 上信传媒·上海信息港(Shanghaicn.com)运营商:上海华易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客服热线:021-34121912 媒体合作及刊发稿件QQ:191646616 点击可以在线给我们留言,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回复您   微信:Newsshcn

本站中文网址:上海信息港.cn 假冒将追究法律责任

ICP备案号: 沪ICP备11035786号-1

公安备案号: 沪公网安备 31011202002800号